【電影推介】《My Sister's Keeper》:我只是姐姐的備用器官

已更新:2020年12月10日


(電影截圖)

雖然片名為《My Sister's Keeper》,一路往下看,反倒覺得生病的姊姊一直是家人的守護者。她雖然是家庭衝突的來源,卻也是凝聚家庭力量的核心。

利用醫學科技出生的安娜,活著的理由就是為了要維持姊姊凱特的生命,只要凱特一發病,安娜就必須一同就醫,提供姊姊所需的醫療藥糧與器官。


安娜做出了驚人決定,為了醫療自主權將父母告上法庭,儘管背後另有隱情,即使她深愛姐姐凱特,但年幼的她何嘗不恐懼無休止的手術和治療,這是一種本能,是生命體對於自身的天然保護。為了親情,她可以克服,但沒有人有資格強迫她。


愛並不只是捐獻器官、延續生命那樣簡單。愛是要尊重心愛之人的選擇。安娜向法庭要求支配自己身體的自由,也是在為凱特爭取決定命運的自由。


凱特最深愛的就是自己的妹妹,妹妹一出生就是自己治療的替代品,她知道康復已經沒有希望,於是聯合全家來制止母親的固執,希望維持一個完整快樂的家庭。她明白母親的愛,明白全家對她的愛,但是她必須保護妹妹的未來,用自己僅有的微弱的力量完成這個心願。


(電影截圖)

在脆弱的生命裡,母親更扮演了維持大局的角色。


媽媽莎拉為了讓凱特能夠積極的生活,她可以剃掉長髮,和女兒一樣變成光頭;可以對著醫護人員咆哮;她鼓勵女兒去和男孩子交往,又擔心他們越過界限。


為了凱特,她可以放棄自己的人生。她是一個普通不過的母親,很偉大。


然而問題在於,她同時也剝奪了家中其他人的自由,尤其是安娜的。她要求安娜像她一樣無條件地為凱特付出,要求丈夫和兒子服從家庭大局,更甚之,她不肯給予凱特選擇的權利,她只顧著延續女兒的生命,卻忽略了她內心真正的渴望。

(電影截圖)

表面上,是妹妹安娜在爭取自由選擇的權利,實際上是凱特在尋找自由。

凱特了解並感激母親,但只能用極端的方式來爭取對生命的自主權。對大海、天空、廣闊世界的嚮往,正說明了凱特對於自由的渴求。她選擇了死亡,不是自暴自棄,而是順應自然。


每個人都是姐姐的守護者,他們用愛來呵護這個短暫的生命,他們用行動感動我們每一個人。也許我們覺得哪怕有一絲希望也要爭取到底,但是現實回報的只是一場徒勞。學會捨得才會等到美好,凱特臨終前最想向母親表白的是,媽媽,謝謝你的愛,可是還有一種愛叫放手。

(電影截圖)


以自由與親情的衝突開始,以溫情和寬容結束,眺望那片深遠的藍天,像凱特的笑臉,安娜最終明白了這一切的意義:「我曾經以為我來到世界上是為了拯救我姐姐,而我最終沒有做到。但這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曾經有一個姐姐,她是那麼美好。」


生命本就脆弱。堅強的是情感給予的寄託。

堅強的是身邊的人,以愛的名義作出的拯救。卻到最終,不得不放手的妥協。

堅強的是整個過程裡,倏短的旅途上。邊走邊發現,拾得起也放得下的豁然。

對離開的人,留下的人,都一樣再痛也必須承受得起的解脫。